您的位置:首页 > 沈阳新闻

“不愿打,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的立场符合国际法

时间:2019-09-11

& & & & &作者:肖永平(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所长,教授)

&Am; & & & & NBSP; NBSP; NBSP;面对美国和中国的一些人之间的经贸摩擦,始终坚持“不愿意战斗,不怕战斗,必要时必须战斗”的立场。这一立场不仅表明了中国扞卫多边贸易体制的意愿,也代表了中国打击美国根据国际法实施的单方面制裁的合法选择。

& & & & & “不愿打架”反映了中国坚持合作共赢,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良好意愿。

世界贸易组织(WTO)争端解决机构(DSB)早在1998年就美国的301条款就放大器达成了结论; & & & & NBSP。为了报复欧盟的香蕉进口限制,美国启动了301调查,对欧盟的5.2亿美元产品征收100%的惩罚性关税。欧盟随后向WTO争端解决机构提出申诉。专家组认为,虽然第301条违反世贸组织规则,但第301条并不一定违反WTO规则,因为美国已通过《行政行动声明》承诺其301调查将严格遵守争端解决机构的规则。

& & & & NBSP;因此表明,美国的301调查必须受到现行WTO规则的限制。但是,该限制仅涉及美国301条款实施的程序性问题,并不涉及美国根据301条款采取的单方面措施的合法性。美国301条款的权力恰恰在于威胁贸易制裁,而不是制裁本身。因为在裁决发布之前,美国发起了119 301起调查,其中只有15起最终实施了贸易制裁。在贸易制裁的威胁下,大多数美国贸易伙伴被迫开放市场或与美国签订双边协议。由于第301条条款的广泛内容和模糊性,WTO规则的接近程度以及WTO规则的缓慢演变,301条款在美国的适用具有很强的可扩展性。

& & & & &在中国启动了301次调查,这仍然是以往做法的延续。不同的是,美国一直声称它主张在世贸组织规则之外减损利益。这反映了美方在世贸组织体系之外适用第301条的政治意图,是对以WTO为中心的多边贸易体制的严峻挑战。

& & & & &中国一再表示“不愿打架”。但在一些美国人提出500亿美元的关税增加后,中国被迫对来自美国的商品征收同样的关税。与此同时,中国诉诸世贸组织并指责美国违反关贸总协定第一,二,二十三条。因此,中国希望采取双边谈判与WTO争端解决机构之间的“两足走法”,尽可能将双方的博弈引入WTO框架,使WTO争端解决机制能够发挥稳定作用。在中美贸易战中发挥平衡作用,维护以WTO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

&Am; & & & & NBSP; NBSP; NBSP。但是,在中美经贸谈判期间,一些美国人提议对2000亿美元和3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从而加剧了与中国的贸易战。上述事实表明,中国严格遵守现行的国际法规则,努力维护现有多边贸易体制的权威,而美国以301条为代表的单边贸易措施已成为对中国正常运作的严重威胁。多边贸易体制。

& & & & & “不怕打架”,体现了中国反对国际违法行为,推动新国际关系建设的基本立场。

& & & & &决定中美贸易战的未来走向,当然是两国综合实力博弈的结果。由于美方根据第301条采取的单方面行动是非法的,所谓“得到更多帮助,失去更多帮助”,中国有信心成功抵制美方通过贸易实施的单方面制裁。战争。

& & & & &首先,美国的301行动包括两个阶段:调查和单方面制裁。如果301调查是美国政府的行政行为,可以适用于美国国内法,其制裁将不可避免地涉及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关系,并且必须受到国际法的多重限制。一旦实施相关制裁,美国的行为将直接违反专家组在美国第301条案中设定的红线,即DSU第23条禁止WTO成员采取单方面报复的基本要求措施。

其次,为了逃避DSU的管辖权,本次301调查中的一些美国人只是概括了中国的相关贸易政策,措施和做法不合理或歧视,这可能对美国的贸易利益造成限制或负担,并且不涉及中国的违规行为。贸易协定相反。事实上,一些美国人指责中国强制性技术转让和歧视性技术许可涉及WTO《关税与贸易总协定》,TRIPS协议和《关于争端解决规则与程序的谅解》。因此,一些美国人提出的301调查应属于WTO的管辖范围。对中国征收的特殊关税显然违反了关贸总协定规定的最惠国待遇和关税减让承诺,直接损害了中国在WTO下的利益。

&nbsp& & & & NBSP;第三,即使WTO规则不适用于某些美国人的主张,其行为也应符合一般国际法的规定。作为对策,制裁301应符合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2001年通过的《服务贸易总协定》(以下简称《中国入世约定书》)的规定。根据《国家对国际不法行为的责任条款草案》第2和第49条,采取对策必须引起国际不法行为。但除了歧视性的技术许可外,一些美国人的301报告没有指出中国的任何国际不法行为。《草案》第51条要求采取反措施,使其与受害国遭受的损害相称。美国只强调其未来的利益受到损害,但这种利益本身很难衡量。更重要的是,《草案》第50条规定,当争议提交给有权对当事方作出具有约束力的决定的法院或法庭时,采取反措施的国家必须在不合理拖延的情况下停止相关措施。但在中国向WTO争端解决机构提交争议后,美国不仅没有停止制裁,而且还升级了。这显然违反了上述规定。

&nbsp& & & & &第四,即使按照美国法律,301调查和制裁也违反了《草案》第303和304条的程序和承诺。根据上述规定,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应将有关WTO的争议提交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构解决,但有些美国人对这四个争议采取单方面措施。

一些美国人进行的301调查和制裁是非法的,无论是根据WTO规则,一般国际法还是美国的国内法,从放大器可以看出; & & & NBSP; NBSP; NBSP。

& & & & & “必要时必须进行斗争”反映了中国根据国际法维护国家核心利益和国际社会整体利益的战略选择。

中国有权采取WTO解决争端并采取对策直接打击美国的非法行为,这些行为基于以下国际法律:

& & & & &首先,关贸总协定第21条规定的安全例外。中国和美国都认为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贸总协定”第21条规定的安全例外为会员国采取特殊措施留出了空间。虽然安全例外是关贸总协定中最广泛和最具争议的例外条款,但中国绝对可以将该条款作为贸易反管制国际法的基础。当然,安全例外既不能过于准确地解释,也不会侵犯国家主权;也不能过于宽泛地解释,否则它们将影响多边贸易体系的基础。我们需要在正式主权和有效主权之间找到平衡点。

& & & & &第二,豁免关贸总协定第9条规定的义务。关贸总协定第9条规定,成员国在特殊情况下享有特定义务的豁免权。在中美有效经贸谈判的背景下,美国的一些相关举措公然违反了DSU第23条,最惠国待遇和约束性关税以及其他国际义务,严重危害了中美之间的利益。贸易与世界经济发展。中国有理由相信中美贸易和国际多边贸易体制存在“特殊情况”,因此有权要求世贸组织豁免,即中国可以限制进口美国产品而不会涉嫌违反WTO规则。

&第三条,超出DSU第23条的范围。DSU第23条只限制成员国“寻求对WTO违规行为的纠正”,但中国的贸易反规则不是“纠正”美国的违约行为,而是减少美国征收关税给中国造成的损失。从中国最初的“等实力、等规模”到后来的“不同规模、差别税率”,这说明中国反制的目的是为了制止国内私人主体的救济损失,而不是国家之间的报复。因此,DSU第23条不包括中国的反措施。

&《草案》第60条规定的重大违约,第四条。《贸易法》第60条规定,在一国“严重违反”条约的情况下,特别受影响的国家“有权以违反条约为由,暂停该国与违反国之间全部或部分适用条约”。一些美国人继续升级301号制裁,这不仅对中美贸易产生巨大影响,也危及世界经济的发展。这显然违反了世贸组织的核心条款,足以导致世贸组织宗旨的失效,显然是“重大违约”。相对而言,中国的反措施是被动的、暂时的,并保持相当的克制。完全符合本条规定的“诚实信用,适当考虑他国利益”等条件。

&《行政行动声明》第25条规定的紧急情况,第5条。《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25条规定,在“危急情况下”,不遵守国际义务不构成国际不法行为。其条件是,该行为是在不严重损害一个或多个承担国际义务的国家或整个国际社会的基本利益的情况下,保护一个人的基本利益不受严重和紧迫危险的唯一途径。一些美国人决定实施301制裁,显然是一个“严重而紧迫的危险”,影响到中国的基本利益和国际社会的整体利益。中国已诉诸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但按照该机制的程序,从双边磋商、专家组审议、上诉机构审议到裁决执行,一个案件至少需要两年时间。与此同时,中国与美国进行了12轮真诚谈判,但仍有部分美国人决定实施301制裁。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别无选择,只能反击。因此,中国现行的贸易反补贴措施符合《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25条规定的条件,不构成“国际不法行为”。

&所谓的人不相信,国家不相信会衰落。事实证明,美方有人利用霸权来保护霸权;中国坚持“不愿意打,不怕打,必要时必须打”的原则,就是要用霸权来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和国际规则,用霸权来维护世界的福祉。f依法办事,争取双方在法治基础上回到协商解决分歧的轨道上来。

     《草案》(第12版,2019年9月2日)

  • 友情链接:
  • 沈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carpenterleasing.com 技术支持:沈阳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