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沈阳新闻

中利集团或现资金链危机 连续两年营收存虚增嫌疑

时间:2019-09-14

中立集团的短期债务压力巨大,业绩“变脸”,这使得公司的融资能力减弱,可能引发资金链危机。此外,该公司过去两年的营业收入受到现金流量及其他相关数据不足的支撑,而且还存在虚增的可能性。

8月28日,中冶集团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57.35亿元,同比下降22.2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13万元,同比下降144.89元。 %。从这份报告来看,很明显这次中力集团已经“测试”了。

事实上,中立集团并非第一次“测试”,其在2018年的表现已经过“测试”。根据2018年财务报告的数据,中立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67.26亿元,同比下降13.85%;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损失为2.73亿元,而2017年为2.19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224.77%。

在表现不佳的情况下,中力集团的募资能力有所减弱。 2008年,融资活动现金净流出57.02亿元。同时,全年的短期负债71.79亿元也给中立集团带来了巨大压力。资本链危机不容小觑。更重要的是,该公司过去两年的营业收入受到缺乏现金流和其他相关数据的支撑,并且仍然存在被夸大的怀疑。

绩效披露采用“模式”来吸引交流

根据中立集团披露的数据,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在2018年之前波动,但仍在不断改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略低于2016年,仅实现7,421.5万元。在其他年份,它还有数亿元人民币。然而,到2018年,由于各种业务压力,中立集团在业绩披露方面也发挥了一个小小的作用。在发布年度业绩预测和业绩报告时,该公司表示预计今年的利润可以等到发布。在官方年度报告发布时,业务表现出现巨大亏损。

2018年10月26日,中立集团发布的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各分部业务稳步发展,光纤业务利润保持良好水平,特种通信设备业务符合预期,光伏扶贫电站业务的利润贡献突出。在此基础上,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在3.3亿元至4.8亿元之间,范围为8.01%至57.10%。

2019年1月31日,中冶集团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测公告,称由于国家能源局和国务院扶贫办于2018年3月26日发布新政策,贫困县光伏贫困不允许缓解项目贷款。大多数扶贫项目没有达到预期的回报率。同时,由于光伏国家补充资金的拖欠,公司已售出的部分商业电站项目的应收款项未能如期完成。因此,公司的坏账准备金相应增加,导致公司当年的利润减少。因此,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大幅下降,利润范围从3515万元变为5052万元。前一年的增长率已经变为同比下降,下降幅度从88.5%到83.47%不等。

此后,中立集团于2019年2月26日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报告,声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8.78万元。这一结果低于绩效预测修正公告中的最低金额3515万元,但无论如何,快递利润并不如预期,但仍有利可图。

令人惊讶的是,当中利集团于今年4月15日宣布修订2018年度业绩快报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上次报告披露的利润修改为人民币30,875,500元亏本人民币2.83亿元。更令人惊奇的是,在2019年4月23日发布的2018年官方年报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实际净利润再次发生变化,并调整为2.88亿元人民币,而前几天则为8天。修订公告发布了数百万美元的损失。

年度业绩不断调整,利润已经变成巨大亏损。上帝的运作不可避免地让人们怀疑中立集团在表现披露中扮演的“幻想”!应该知道,早在2018年10月,在中力集团发布第三季度报告的前几个交易日,公司股价继续大幅下挫,股价一度达到最低价7.45元。在公司于2018年10月26日发布第三季度报告并预计其年度业绩大幅增长后,股价开始缓慢波动。 2019年2月26日,在公布财报后,股价一度升至11.72元的最高价,同比增长57.32%。但是,自4月23日年度业绩亏损巨大的年度报告以来,股价一直在下跌,并且到目前为止已下跌超过30%。中冶集团的经常性业绩预测和业绩报告已导致二级市场的许多投资者蒙受巨大损失。

2019年7月23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向中立集团及其相关负责人发出批评通知,并将其记录在上市公司的诚信档案中。然而,由于其“无论你想要什么”的信息披露,投资者已经发生的损失是无法弥补的。

资本链危机

对于主营业务,中立集团在半年报中的介绍是:公司主要从事光通信,电缆产业链,光伏新能源制造和电站建设,军工电子业务的制造和销售。 “中立”和“腾辉”品牌通过自主研发,生产和自建营销渠道建立。从此引入,该公司似乎是“高端市场”,但从行业收入的角度来看,虽然光伏产业在其营业收入中的比例已从2018年的52.60%下降到半导体的42.16% - 2019年的年度报告。(2017年,该比率为57.29%),但很明显,光伏业务仍然是其核心业务。

从财务报告来看,中冶集团2018年上半年和2019年的营业收入并未显着下降,而其核心业务光伏业务收入的比例也在下降。 2018年,光伏业务实现营业收入由上年的111亿元降至88亿元,下降幅度超过20.72%; 2019年上半年,光伏产业收入从去年同期的39.48亿元下降到24.18亿元。元,跌幅进一步上涨至38.75%。

从行业角度来看,光伏产业仍然依赖政府补贴,没有能力摆脱补贴,参与发电市场的独立竞争。政策变化对光伏产业产生巨大影响。 2018年3月,国家能源局和国务院扶贫办发布《关于印发〈光伏扶贫电站管理办法〉的通知》,要求村级电站建设模式为主要建设模式;在建设资金方面,需要由地方政府资助,不需要债务建设。企业不得投资股份或向银行借款。随后,2018年5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和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加快光伏发电补贴,降低补贴力度,减少并网新建光伏电站的价格。这些政策的引入可能与中冶集团自2018年以来的业绩“面子变化”无关。

中冶集团曾在年报中表示,“2018年,国内经济受政策因素和宏观经济影响,经济增长率低于年初预期,增长率下降。 2018年发展中去杠杆化带来的融资困难。光伏产业的531政策使该行业的产量减少了50%,而光伏扶贫的326政策导致了减缓光伏应收账款的激增。 “。如果业绩下滑对公司意义重大,那么其背后的资本链风险就相对隐含。

根据中冶集团2018年年报数据,年末账户货币资金余额为24亿元。这种规模的货币资金似乎并不小,但与当年近170亿元的总运营成本相比。就它而言,它显然更少。从货币资本构成来看,24亿元货币资金中,现金和银行存款仅为13.7亿元,其余为主要基于各种担保的其他货币资金,不能随时提取。因此,根据13.7亿元账户可以随时支付的资金数额,如果按照当年的平均总运营成本计算,则一个月的成本是不够的。

同时,从资产负债表来看,2018年,中立集团仅有短期贷款金额48.58亿元。此外,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也达到了23.21亿元,仅这两项短期负债。总金额高达71.79亿元。随着经营环境的恶化和业绩的急剧下滑,如何偿还这些巨额短期债务已成为一个令人担忧的现实。

有趣的是,从近几年公司的现金创造情况看,2014年至2017年经营状况良好且利润持续,中立集团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呈现持续净流出,流出量达到总额。 38.29亿元。同年四年,公司筹资活动的现金流量净流入,募集资金净流入总额达103.22亿元。这种情况表明,中利集团近年来的“造血”能力严重不足,其经营活动完全依赖筹款。

2018年,中立集团的营业收入大幅下滑。在其经营业绩突然改变的同时,其筹资能力也在恶化。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7.02亿元。 2019年上半年,公司融资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仍然净流出1.51亿元。对于资金不足的上市公司而言,筹资能力的下降显然是一个坏消息。

然而,奇怪的是,虽然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表现急剧下降,但中立集团的“造血”能力已经逆转,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量不断出现在净流入中,达不到分别为27.2亿。元和1.94亿元。业绩急剧下降,支付状况变得越来越好。这种情况真的很难理解。

也许是依靠“造血”能力的反击,中力集团在2018年度过了大亏的危机。然而,在商业条件差和筹资能力减弱的情况下,其巨额短期负债可能仍然成为其隐藏的“地雷”。一旦在运营的某个部分发生危机,其资金链断裂链的风险可能在任何时候。爆发。

对营业收入的敏感性正在增加

如上所述,虽然中冶集团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67.26亿元,但仍然同比下降13.85%,收入数据下滑仍然无疑。

对于运营公司而言,由于有营业收入,应该有相应的现金流入和对运营索赔的支持。有没有证据表明中利集团过去两年的营业收入有相关数据支持?

如上所述,在2018年,中立集团的“造血”能力有一个奇怪的“逆向攻击”,这意味着它应该在那一年有很好的现金收入。根据财务报告数据,公司2018年现金流量表中“销售商品和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为159.63亿元,其中包括预收款,因为其中不仅包括增值税产出税金额。在本年度,预收款项减少了2.01亿元。因此,扣除此因素影响后,中立集团收到的现金减少5.63亿元,比当年的营业收入减少。这意味着在同一年,应该增加相同数量的经营债权,即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的金额应该增加相应的金额。实际情况如何?

从债权变动数据来看,当年应收账款和应收账款减去坏账准备金额没有增加,相反减少了4.72亿元。在考虑坏账准备增加3.94亿元的因素后,减记准备坏账前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总额。很明显,这一结果与上述5.63亿元的理论新索赔相差6.41亿元。

因为“从货物销售和提供劳务提供的现金”项目包括销售增值税销售税,所以在我们的会计核算中没有考虑该税对业务收入的影响。 2018年4月,普通产品销售的增值税税率从17%降至16%。即使普通产品销售的增值税税率按减少额的16%计算,中国 - 李集团2018年营业收入实现的增值税税额为27.6亿元。因此,如果包含这部分增值税,其当年的纳税业务收入和收入将达到27.6亿元。现金和经营债权的差额将扩大到33.17亿元。这也意味着该公司当年的税收业务收入为33.17亿元,没有收到现金,也没有形成新的债权。那么,这么大的收入去了哪里?

当然,我们不排除上述差异导致认可转让所带来的差异,但如果有这样的认可购买,购买和支出与负债之间应该有相应的差异,那么公司的采购情况如何呢? 2018?

根据2018年中利集团年报,公司从前五大供应商处采购原材料31.5亿元,占年采购总额的28.49%,计算年采购总额为110.58亿元。根据当年调整的16%的增值税进项税,当年的含税购买总额约为1282.8亿元。

同期,购买商品和接收服务的现金数额为111.29亿元。此外,预付款额增加了8.6亿元。扣除预付款影响后,含税采购总额比实际现金支出多11.85亿元。如果不考虑票据的背书转让,含税购买金额比实际现金支出多11.85亿元。公司应该有相应的采购需求量来形成新的债务。

但是,根据资产负债表中披露的数据,2018年,中国利益集团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金额不仅没有增加,而且还减少了12.98亿元,显然不同于24.83亿元。理论上应该增加11.85亿元的债务。这意味着即使公司有代言购买,总金额也不会超过24.83亿元。尽管如此,我们已经计算出无处可寻的3317亿元的纳税业务收入。即使我们根据最大法案背书购买24.83亿元扣除,仍然有8.34亿元的税收业务收入,这是现金流和经营债权不能支持的。数亿元的收入在哪里?

事实上,采用相同的会计方法,《红周刊》记者发现,2017年,当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达到3.06亿元,同比增长311.49%时,收入数据也有了很多疑惑。

其中,2017年,其纳税业务收入较现金收入多49.83亿元,同期形成经营债权。如果有背书购买账单,理论上应该等于金额。然而,从会计结果来看,当年的纳税购买仅比同期的现金支出和经营负债多3.52亿元。也就是说,即使这部分金额全部是背书购买票据,扣除后,2017年中国利益集团的纳税额。还有超过46亿元的营业收入,既没有收到现金,也没有。形成相应的经营债权。那么,如何实现超过46亿元的收入呢?

连续几年,相应的财务数据无法支持大量的收入,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量也连续几年出现净流出。再加上公司业绩的突然变化,许多奇怪的现象都集中在一家公司身上。这让人们不得不怀疑中立集团涉嫌虚增收入。

(编辑:赵金波)

http://www.sugys.com/bdsmGvu/9nF

  • 友情链接:
  • 沈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carpenterleasing.com 技术支持:沈阳新闻网| 网站地图